欢迎您光临本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和平圣诗 » 正文

《世界和平圣诗》出版纪实


发布时间: 2011-12-16 18:21:2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1998年5月,数百封不同寻常的邀稿函由世界诗人大会通过各国驻联合国使团,被发往联合国一百多个成员国首脑们的官邸。这些首脑包括各国总统(国王)、主席、政府总理、议会议长、委员长及联合国秘书长。邀稿函写道:
经过许多代人前赴后继的奋斗,人类正进入第三个千年。这是一个分享和平、共同发展的新时代。然而,破坏和平和发展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消失。因此为了提倡并进一步发展全世界的人类和平,我们将编辑一部诗集,书名为《各国首脑献给和平的圣诗》。
显然,由于国家首脑们共同享有着对世界和平的特殊作用,首脑们献给和平的诗作将会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和巨大的精神鼓舞作用。为此,我们特邀您用您所热爱的母语写一首关于和平的诗……
首脑们接到邀稿函后纷纷致电联合国总部和世界诗人大会,对这部世界和平圣诗的编辑出版表示积极支持,并期望它能对21世纪的世界和平起到实际的推动作用。
由此,一台由世界各国数百名首脑联袂登台的世界和平大合唱拉开了序幕——
一、动意出自普通中国人
这部因聚合了一百多个国家的数百位首脑而惊动了全球的诗集,无论在人类历史上,还是在诗歌史上、出版史上都是第一次。人们也许不会想到如此宏大的创意,竟出自两位普通中国人之手。
从最早的动意到策划的正式出台,经历了长达半年之久的紧锣密鼓的论证和运畴,其经过是这样的:
1997年12月初,在广西北海投资办厂的文化策划家张文立先生进入了思想的痛苦的亢奋状态。他在想,文化人难道真的成了这个时代的异乡人了吗?难道他们的创造就不能像科学家们的创造那样融入并推动世界发展的主流吗?这是他思考并试探了多年的一个问题。今年50多岁的张文立,曾是一个充满艺术激情的传统文化人,他毕业于一所老牌音乐学院,曾背着一架小提琴只身徒步走到延安,经历了十几年革命热情和贫穷环境的双重洗礼,先后做过文工团演奏员、剧团团长、音乐学院学报负责人。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他感到了自己的所学和为社会做贡献的方式已不能适应正在来临的这个时代。他毅然放弃了公职,办过工厂、搞过书刊发行。90年代以来,他与在国内外诗坛上德高望重的老诗人雁翼走到了一起,并出任雁老在英国创办的剑桥华人世界出版有限公司的副总编。此后他与雁老合作完成了一系列成功的出版策划,同时始终在寻找着一个文化人与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新的切点。此刻,他的思考正是对他长期寻找的一种反思,也是在他策划的、曾经轰动一时的“首届音乐版权拍卖会”夭折之后的一种痛定思痛。
97年香港的回归,世界不安定因素所导致的和平呼声的高涨,以及即将来临的21世纪人类两大主题——和平与进步——的确立,在张文立的苦思冥想中孕育出了一个大胆得让他自己也感到害怕的想法:诗歌与和平、21世纪人类命运与文人的角色和作用、雁翼与国际诗坛和世界诗人大会的广泛而密切的联系等等线索,不正好提供了一个以诗歌这种最经典的文化形式呼吁世界和平的最佳契机吗?那么,这样重要的诗歌由谁来写才能对世界和平发生实质性的意义呢?——只有世界各国的首脑!
于是,这个惊动全世界的创意就此在张文立的惊恐和激动中启动了。这份创意最早的策划要点是:
书名:《世界领导人诗选》;
主题:和平与进步;
内容:由各国著名诗人邀请世界各国领导人用本民族的语言与诗歌传统写作颂扬全世界和平与进步的诗歌,编选成书,向世界发行。
二、老将出马  无往不胜
1997年12月中旬,张文立的策划意见被送到了身居深圳的诗坛宿将、剑桥国际名人传记中心副总裁、剑桥华人世界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雁翼的写字台上。
雁老沉默了,而且一沉默就是三天。
沉默是金子,是份量,是一位饱经风雨、阅览过世界的身名卓著的老诗人一生的赌注。
是的,雁老是一位有过戎马生涯、受过牢狱之苦,有着五十多年诗龄和党龄,早已著作等身的诗坛宿将,他的诗作被译为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流传,其中一首以和平为主题的《爱的旗帜》尤为各国读者和政要人物称道。他被英国世界文学研究院吸收为院士,曾多次获得过国际性的金质奖章、银质勋章和杰出文学家证书,今面对这个要惊动世界各国首脑人物的创意,他在想,此书如能如期编辑出版,必将对世界和平起到巨大推动作用,但如果创意中途落空,我将如何面对诗坛、如何面对世界诗人大会,如何面对渴望和平的人们呢?
三天的沉默和无数个回合的思考,最终使雁老坚定了信心:以自己年逾古稀的高龄为人类和平与进步做一次贡献。
1997年12月25日,雁翼将自己修改得更为成熟的策划意见信呈美国世界诗人大会秘书、美籍华裔诗人陈雪丹博士,请他将这一创意交给世界诗人大会主席、美国女诗人罗斯玛丽·魏尔金申女士。
罗斯玛丽得知这一创意后立即表示支持,并愿亲自出面协调各方面关系,争取如期收到首脑们的诗稿,而且她有这个能力和条件。罗氏不仅是有国际影响的诗人,而且与美国和联合国许多高层人士有着广泛的联系。她所领导的世界诗人大会是由她亲任院长的世界文化艺术学院发起组织的一个颇受世界诗人尊重和拥戴的世界诗人组织,20多年来在世界各地举行过18次世界性的诗人大会,一百多个国家的五千多位诗人参加了世界诗人大会的活动;美国教育部门特别批准它有审、授学位之权,由它提名授给了近百名卓有成就的诗人荣誉文学博士学位。(罗氏曾于1990年访问过中国,受到当时全国政协副主席程思远的接见,并拜会了艾青、周而复、雁翼等诗人、作家)。
罗斯玛丽和陈雪丹一起找到了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安南表示积极支持这一行动,并愿亲自主持《圣诗》将在联合国举行的首发式,甚至承诺等《圣诗》发行后,他将提名授予此活动一项世界级别的和平奖。随后,安南命各国驻联使团给各国政府打电话征求意见,结果是得到了热烈反响。
1998年1月9日,罗斯玛丽致函雁翼,正式表示世界诗人大会已通过了这项策划,并表示同意与剑桥华人世界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完成此策划。同时决定由自己为诗集写序,由雁翼写评论性的后记。
经过多次电话、信函的协商,世界诗人大会于1998年3月20日正式与剑桥华人世界出版有限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同时决定由罗斯玛丽与雁翼联合出任诗集主编,陈雪丹任副主编,张文利任总经理。出版、发行的正式策划意见完善为:
1、诗集名称确定为《各国首脑献给和平的圣诗》。
2、《圣诗》以中、英、法、俄、德、西六种文字出版。
3、1999年春天在联合国总部举行首发式和记者招待会。
4、《圣诗》出版后在一百多个国家发行,并由各国国家图书馆,世界性高等院校图书馆收藏。
5、给联合国和各国首脑献书时,随赠的礼品推荐权属于中国。依据中国传统文化中诗文化、酒文化和情感文化的三位一体,在《圣诗》首发式上,以茅台为首的中国十大名酒将作为首赠礼品。
三、一石击起千重浪  环球齐声唱和平
邀稿函发出后,各地媒体和首脑们反响逐浪升腾,华人报纸尤为热烈。美国《世界日报》、《美华文化人报》,香港《星岛日报》,大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先后作了专题报导和访谈。1998年10月1日,北京新华社向全国发了通稿。同时,各方人士对此表现出极高兴趣,或产生不同的想法。美国有商家提出要出1千万美元买断礼品权;台湾有人表示愿出高价买断该项创意。这些“非份”之想均被雁翼先生拒绝。他认为,中国是最渴望和平的发展中国家,而且她在推动世界和平的进程中所起的作用是别国不可替代的。至于台湾,作为中国的一个省,它不管出多少钱都没有权力参与这项国际性活动。
各国首脑尽管情形各异,但所表现出的热情是一致的。
——人们没有想到,在这台世界和平大合唱中,获得领唱权的,不是人们想象的美国、俄罗斯、德国等知名的大国首脑,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首脑玻利维亚总统,是他第一个将诗稿交给了世界诗人大会。
——人们期望的领唱人似乎应该是克林顿这样的超级大国的总统。克林顿之所以失去了领唱资格,据说是由于被桃色新闻添了乱,一方面他疲于应付独立检察官的穷追不舍,另一方面由于桃色新闻搞得他心情欠佳。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是第二个将诗稿交给世界诗人大会的首脑。据其秘书在给世界诗人大会的电话中所言,克林顿的诗稿是他在大陪审团做完证辞之后,偕夫人和女儿回到阿肯色州度假期间写的。富有戏剧性的是,就在克林顿刚刚完成诗稿之后,就传来了美国驻非洲的两个国家的大使馆被炸的消息,他只得提前结束休假,匆匆赶回华盛顿,发表了强烈谴责野蛮暴力的讲话,这使他对和平的歌颂显得更加必要,更加具有现实意义。令读者和克林顿本人遗憾的是,由于这些种种因素的干扰,克林顿的心情似乎不可能到达一种可以写出诗来的境界,所以他交来的诗作显然不怎么像诗。据他的秘书讲,如果有可能他还想补写或重写一首。
——在中国,江泽民主席,李鹏委员长,朱总理,李瑞环主席都收到了邀稿函。中国政府和江主席十分重视和支持《圣诗》的编辑出版,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海外版先后发了通稿和访谈。江主席在欣然命笔写了和平诗之后,意犹未尽,又写下了《充满希望的新世纪》作为寄语世界和平的缄言。
——英国女王则率真地承认她不会写诗,但她愿以最美好的愿望祝福人类走向和平的21世纪。
——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这位长期处于战争阴影中的国家首脑打电话给世界诗人大会,真诚地祝愿世界和平。
——阿富汗、波兰、新加坡、菲律宾等数十个国家的首脑都已纷纷来电、来诗,加入了此次和平大合唱。日本因邀稿函发出后不久更换首相,世界诗人大会又重新发出邀稿函。从已收到的近百位首脑的诗稿来看,大部首脑由于具有某种领袖的心胸而先天地具备诗人的气质,尽管我们尚不能以职业诗人的写作水平来要求这些政治家的诗,但其中相当数量的诗作具有较高的艺术性。如这位寄自南美小国伯利滋的国家元首柯利依里·扬·葛格爵士的《和平颂》就可以说是一首严格意义上的诗:
天使们,身着荣耀的衣裳/向牧场洒满天宇的光芒/亚里路呀!天使的歌声飘荡/对着今夜世界愉快地吟唱/牧人呀!请不必惊慌/听天使歌声多么嘹亮:/“和平与美好的祝愿/发自基督上帝的心房”
三位君王,来自神圣的东方/遥望星星多明亮/群星会聚,荡气回肠/乡亲呀!请不必惊慌/听他们传递吉祥的希望:/“和平与美好的祝愿/发自基督上帝的心房”
兄弟们!姐妹们!/今夜,请放声歌唱/亚里路呀!多么辉煌,多么辉煌!/竭尽全力吧!心向所往/勤劳的人民呀!不必惊慌/让我们同声齐唱:/“和平与美好的祝愿/发自基督上帝的心房”(中文翻译:庞春)
菲律宾国会议长杭·曼尼的诗,虽然简单了点儿,但也可以看出这位议长的诗人气质和纯粹的诗歌心态,他写道:我从心里梦见和平。和平是一种语言;和平是一个人;和平,是一个世界。
四、策划仍在延续 歌声永留后世
出版《圣诗》的基本创意正在变为现实,而创意仍在向纵深推进。据总经理张文立先生介绍,该项策划正在向三个方面扩展。
以向首脑们馈赠礼品为契机,将中国以酒为首的一些名牌产品推向世界。目前这项工作已经展开。张文立说:“我们在谢绝了美国的一些大的礼品公司对礼品馈赠权的垄断企图之后,便开始了组织中国十大名酒的献礼工作,贵州的茅台酒厂从海外报纸上得到消息后,打来电话说:‘这样的活动,我们不参加谁参加?’看来99年在联合国的首发式和记者招待会有可能成为中国礼品类产品走向世界的一次大角逐。”
建造世界和平碑林。这个创意提出后,世界诗人大会专门为此又于8月份重新向各国首脑发出邀稿函,要求首脑们亲自手书,留下真迹,以便石刻成碑。此项创意的焦点在于将碑林建在何处。对此问题,《圣诗》的两位主编意见不一,罗斯玛丽认为应该建在联合国所在地,而雁翼建议建在中国北京的圆明圆,因为这里曾是人类破坏和平的现场和见证之地,将和平碑林建于此地有利于警示后人,铭记人类的耻辱。究竟建于何处,还在协商之中。
邀请世界著名的作曲家为首脑们的优秀“和平诗”谱曲,让和平的歌声永留后世,随时随地推动人类和平的进程。
截止1999年元月,各国首脑们的诗稿已基本到齐,《圣诗》进入编纂阶段。同时,献礼的筹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