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相关文章 » 正文

雁翼研究六十年的梳理与思考


发布时间: 2017-04-25 13:44:5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雁翼研究六十年的梳理与思考
王红升  王伟
 
一、 回顾与特点分析
雁翼研究起步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六十年来,雁翼研究几乎是与雁翼创作同步而行。针对目前研究现状来看,对雁翼及其创作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五、六十年代,新时期和河北省雁翼研究会成立以来。相比较于中国现当代文学领域的各种“研究热”,雁翼研究一直处于一种不温不火却持久不衰的状态,自2011年雁翼研究会成立以来,雁翼研究逐步拓宽、深化,取得了较丰硕成果。本文侧重对雁翼研究自起步以来的研究状况作一宏观考察,并尝试性地探讨如何使雁翼研究更好的发展下去,以期能为下一阶段的研究提供有益的思路与设想。
(一)五、六十年代
1955年10月,雁翼的第一部诗集《大巴山的早晨》由重庆人民出版社出版,这部包含29首短诗的集子是雁翼初涉文坛之作。之后一发而不可收,从1955年至1966年,雁翼相继出版《在云彩上面》、《黑山之歌》、《胜利的红星》、《黄河帆影》等诗集20部。这些诗集多描写工人的劳动生活,歌颂祖国建设最前线劳动人民忘我劳动的精神,也有部分是诗人对战斗生活的回忆。随着雁翼诗歌作品的发表和相继出版,一些评论、研读文章相继出现。目前能查找到的五、六十年代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上的有关雁翼及其创作的评价、研究性的文章十余篇,其中能称为研究论文的为数甚少,多数为针对其单篇作品的、类似于书评的随感类文章,也有部分是围绕诗歌创作观与雁翼进行的商榷之作。
此时期雁翼诗歌的研究者中既有诗人、文艺评论家这些专业的文艺工作者,也有一些普通的诗歌爱好者。既有对其诗歌展现出的劳动人民炙热的劳动生活、昂扬的劳动热情的肯定与赞扬,也有对雁翼诗歌中艺术构思不足、语言活力不够等欠缺之处的直言与建议。
研究者们虽然从不同的立场来评论、研究雁翼的诗歌作品,但由于历史、时代的原因,这个阶段的雁翼研究表现出较明显的主流意识形态色彩,同时研究视角和方法都较单一,对一些问题的讨论也未能充分展开。如在柯岗的《还是为谁服务的问题——关于学习民歌及对雁翼同志创作倾向的意见》、安旗的《雁翼同志怎样走上了歧路》这两篇文章中均明确指出雁翼在《黄河帆影》等诗歌中流露出的流浪者心境、思乡情怀是一种“不健康的思想,是政治情绪衰退的具体反映,是红旗退色的表现。”[1]P26,认为诗歌中表现出的这种情感是不合时宜的,是“过时”的。这的确是一种带有鲜明时代主流色彩的评论,然而即使是一些较为客观的研究者,在当时也难以摆脱流行观念的束缚,这是时代的必然。
无论是对雁翼诗歌创作的肯定还是批评,都反映了雁翼作为刚起步的文坛新人其创作已引起了文界关注,也为之后的雁翼研究提供了无可替代的历史参考。
(二)新时期
这个时期是雁翼创作和雁翼研究的丰收期。雁翼经过五、六十年代诗歌创作的积累和特殊时期的被划右派、被批斗、关牢房等不幸经历后,七十年代末他以更宽广的创作视角、更丰富的创作题材、更多样的创作体裁、更新颖的艺术手法开始了他新的文学探索之路。他突破了之前单一的诗歌创作,对戏剧、散文、小说、电影剧本等各类文体进行尝试,并收获颇丰。1977年以来,雁翼相继出版诗集30余部,散文集7部,戏剧、电影文学剧本集7部,小说集2部,文论集3部。
对雁翼及其作品的研究在这个时期随之走向多维化,围绕雁翼其人、其作的各类评论文章纷涌而出。据不完全统计,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相关讨论、研究文章近三百篇,还出现了两部研究著作,一部是西南师范大学刘扬烈教授于2003年出版的《雁翼创作论》,这是首部研究雁翼的专著,一部是牛兰学、赵树新编著的《卫河诗魂》,是一部有关雁翼与故乡的研究、纪念、推介的文集和评传,作品以“雁翼与家乡”的视角,对雁翼的成长经历、作品中的“家乡印记”、对“家乡文学事业做出的贡献” [2]P305进行了梳理概说。。
在研究队伍上,该时期逐渐向规模化、多元化、稳定化发展。这支队伍中既有以诗歌为研究方向的祝一寰、孙琴安、郭久麟、刘扬烈、吴开晋等当代学者,也有贺敬之、白渔、墨人、苗得雨、梁上泉、董培伦等当代著名诗人,还有来自雁翼家乡、河北馆陶的王天仲、刘清月、牛兰学、牛兰君等一大批文学爱好者紧紧跟随雁翼创作的步伐,对雁翼的创作之路、创作特点进行讨论研究。从研究内容来看,主要围绕这两方面展开:
一是对雁翼其人的评价与介绍。
     雁翼从一踏入诗坛,便受到广泛注意,对其诗作褒贬不一,评论纷纭。随着雁翼创作影响力的加大,其独特的人生经历、从文之路和爱国情怀也越来越受到文界关注。一个只接受过13个月正规教育的农民之子,一个从13岁就走上战场、曾三次负伤的英勇战士,一个“为新生活放歌” [1]P5的诗人,一个文革时期的囚徒,一个改革开放的亲身体验者,一个文学成就斐然的当代作家,一个为了全世界人类和平而奔走、诚邀100多个国家首脑共同完成了一部世纪巨著《世界和平圣诗》的诗坛宿将……这些成为雁翼人生的传奇经历,也为研究者们提供了丰厚的研究资料。
郭久麟先生在他的《投身文学》、《不断开发生命的矿山》、《雁翼与世界诗人大会》等多篇文章中对雁翼不同时期的生活经历进行了梳理,对其投身文学的过程和创作成就进行了介绍;周而复的《战士的性格》、尹在勤《好人雁翼》、吴正《雁翼,一根扁担的名字》等文中评价了雁翼耿直、坚毅、执著、热情的个性与性格;梁上泉、董培伦、莫文征、王学忠等诗人则以诗歌形式对雁翼醇厚的诗歌情怀、浓浓的爱国热情和不息的探索精神进行了表达;王天仲、牛兰学、赵树新、牛兰君等以散文、访谈录的形式对“陶山骄子” [3]P148雁翼时时心系故土的浓厚乡情进行了展现;李震、邹大毅、宁逸、王理璞则同时把研究视角对准了雁翼编撰《世界和平圣诗》的壮举,对其缘由、过程、出版、影响进行了介绍,对雁翼在这一过程中的不懈努力和无私奉献给予了颂扬。
2009年10月3日,雁翼先生不幸辞世,海内外的众诗友、研究者、家乡亲友惊闻噩耗,纷纷撰文祭奠,或以诗歌、或以祭文、或以回忆录、或以抒情散文,追思与探讨雁翼的毕生成就,缅怀和颂扬其人格风范。目前收集到的怀念雁翼先生的诗文80余篇,“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以不同的手法回忆了与雁翼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描绘出了一个真实的雁翼、热情的雁翼、豪爽的雁翼、率性的雁翼和敢于担当的雁翼” [4] P240这些怀念文章也成为研究雁翼其人的珍贵资料。
二是对雁翼其作的深入解读与评论。
对雁翼作品的多视角解读。众多的研究论文中,以不同的研究视角对雁翼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电影文学作品展开解读与评论,其中以诗歌研究最为深入,既有围绕代表性诗歌作品的单篇鉴赏,如周佩红《我生活,因而我才思索》、张平治《爱情的真谛是什么》、莫文征《读雁翼<爱的思索>》等文章均以雁翼的《爱的思索》这首诗为研究对象,对诗歌中提出的“爱的真谛是什么”进行探讨,也有对雁翼的某类诗歌进行具体论述,钟文《雁翼的抒情诗》、岳甲《谈雁翼近年的抒情诗》对其抒情诗的思想意蕴、淳朴情感、明丽意象进行了分析,孙琴安的《播种爱的诗人》、《只有雁翼,才能写出这样的情诗》是对其爱情诗所蕴含的深切、纯粹的情感,高尚、无私的情操进行解读。在多角度的研究中,研究者并非仅是众口一词的赞扬与肯定,而是实事求是,“坏处说坏,好处说好” [5] P514,对雁翼诗歌创作中的问题与不足客观、坦率地进行分析与批评。杨匡汉在《诗风当随时代变》一文中从诗歌对时代精神的咏唱、诗美的流动性、语言的凝练与含蓄等方面指出雁翼诗歌的欠缺之处。这些研究以不同的切入点、不同的研究方法对雁翼的各体创作进行分析、论述,突破了五、六十年代单一的研究视角和主流意识形态的限制,整体上开启了雁翼研究的学术之门,并且都程度不同地形成了自己的研究路向和较有个性的论说方式。
对雁翼创作的综合性研究。刘扬烈在其专著《雁翼创作论》中从雁翼的创作道路写起,对其人生经历及创作道路进行了简介,随后分七章对其抒情诗、儿童诗、散文、小说、戏剧电影、诗歌美学等各体创作进行论述,论述中紧紧结合雁翼的作品本身对其题材选择、思想情感、艺术手法、人物塑造等各方面进行综合性的分析与评价,并结合雁翼本人的创作观对其诗歌美学思想进行梳理分析,同时,作者对雁翼在文学创作过程中的“勤奋刻苦、不断探索和不断创新的思想品格”的给予了赞扬。这是雁翼研究的首部综论著作,也是对“雁翼文学创作复杂现象” [6] P213的完美展现,是研究雁翼不能绕开的标志之作。
雁翼作品研讨会的召开。在1997年10月,由四川省作协、重庆市文联、重庆市作协、新诗学会、《星星》、《银河系》等发起在成都召开了“雁翼作品研讨会”。“为庆祝会的召开,四川人民出版社从雁翼50看来出版的60多部著作中精选出四卷本精装的《雁翼选集》。分为诗歌卷、小说散文卷、戏剧卷、文论卷,共约130万字,反映了雁翼50年创作的丰硕成果。”[7] P323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对雁翼的创作道路、艺术风格、美学思想及其创作个性进行了热烈讨论,并再次高度评价了雁翼人格精神和文学创作成就。这次研讨会可看作新时期以来雁翼研究的一个阶段性总结。
(三)河北省雁翼研究会成立以来
在雁翼逝世一周年追思座谈会上,雁翼夫人徐靖女士将雁翼全部手稿、书信、书籍等物品捐赠给了雁翼家乡的高校——邯郸学院,邯郸学院于2011年成立了省级学术研究团体——河北省雁翼研究会,在本校图书馆辟出300平米、投资30余万元建立了雁翼文学馆,并在研究会成立当天举行了“第一届雁翼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来自18个省市的诗人、作家、学者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出席了大会,与会人员围绕“战士心·赤子情”主题,对雁翼及其文学作品进行了深入研讨,这标志着以河北省雁翼研究会为中心、以雁翼文学馆为基地、以各研究者为主体的正式、稳定、规范的雁翼学术研究团体正式形成。
从研究会成立至今这四年时间里,完成各级科研项目15项,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雁翼研究的相关学术论文、作品评论及回忆怀念文章40余篇,正式出版研究著作8部,这从总体上显示了雁翼研究走向学术化、深入化的良好态势,也呈现出了如下特点:
1.注重研究资料的整理与挖掘。
资料作为研究工作的对象和依据,其意义不言而喻。研究会成立以后,在考察雁翼研究的进展和成果时,十分重视资料建设。一方面在会长杨金廷的带领下,王红升、郑欣欣、李素梅等多名研究者展开了对雁翼研究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2012年8月由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了《雁翼作品评论文集》、《为了世界和平和全人类的爱——追怀雁翼诗文选评》和《雁翼印象》三部资料汇编作品集。三部集子共收各类评论、回忆文章226篇,其中属作家生平资料、人格精神论述的146篇,有关雁翼与中外文化方面的论文近10篇,围绕雁翼文学创作展开论述的共73篇,这三部资料汇编集是系统整理、汇集雁翼研究资料的重要成果。另一方面,对雁翼自踏入文坛后的各类著作、作品集进行挖掘与整理,杨金廷、王红升两位研究人员不但对雁翼所有著作按出版时间进行了分类整理,还对每部著作内容、风格、成就进行介绍与分析,编撰完成《雁翼著作叙录》于2015年 月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相关资料的整理与挖掘为雁翼研究提供了全面、具体的研究对象,是雁翼研究深入开展的前提。
2.注重开展系列专题研究。
在雁翼研究前期成果尤其是新时期以来雁翼作品深入解读与评论的基础上,研究者们转变研究思路,探索新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围绕新的研究切入点展开专题系列研究,深化雁翼研究水平。
(1)人格情怀研究:杨金廷、王红升的论文《诗缘建设地球村——论雁翼的人类胸怀》分别从雁翼的文学创作和文学活动中体现出的人类胸怀进行分析,认为雁翼的创作根系深植于中华诗歌沃土,同时“他的文学创作、文学活动涵盖了整个世界,是一位具有国际视野和人类胸怀的诗人” [8]。王天仲的《雁翼颂》以文学后辈的视角、以长篇叙事诗的形式对雁翼的伟大品格进行颂扬,饱含深情的一千多诗行将贯穿雁翼一生的爱国情怀、诗歌情怀、故乡情怀、人类情怀进行透彻展现。雁鹏的《父亲的故乡情结》、郑欣欣的《论雁翼诗歌创作中的故乡情结》、郭红的《大雁飞歌,声声传情》等文中以雁翼的故乡情结为研究对象,对融合在雁翼作品中、生活中、人生中的浓厚的故乡情结进行了分析。
(2)传记研究:对雁翼人生经历的介绍与研究从雁翼踏入文坛即开始进行,相继以访谈录、随感、论文等形式出现,尤以郭久麟先生成果最为突出。从2003年开始,郭久麟在前期研究成果基础上,经过与雁翼先生的充分沟通、交流,开始了对《雁翼传》的撰写,并于2004年完成初稿,后经过多年的修改完善,经过与研究会成员的多次研讨,最终于2014年10月由贵州出版集团出版。这本著作是“雁翼的人生和心灵的传记”“是追寻雁翼八十多年的人生道路和心路历程,描写雁翼的独特性格、人格风采、心灵世界,探索雁翼是怎样在家庭温情、社会风云和时代潮流的多重作用和影响下,通过个人的艰辛奋斗而成长起来的。”[6]P387这本传记是雁翼研究的首部传记作品,对深入了解雁翼其人、其文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申申的《我与雁翼友情录》则以“实事实说,实情实讲,实事实写” [9]P189的原则、以回忆录的方式记述了作者与雁翼多年的共事与交往中建立的深厚友情、雁翼的五洲文学梦、雁翼编撰《世界和平圣诗》的始终及对雁翼的缅怀等内容,言辞恳切,情深意重,是雁翼研究中的又一重要收获。
(3)艺术手法的研究:雁翼以诗歌开始文学人生之路以后,尝试各体文学作品的创作,同时在艺术手法上,也善于探索与创新,他围绕诗体形式、艺术表现手法、诗歌意象、叙述手法等方面积极进行艺术探索,“他自觉地向外国学习、向民间学习、向古典学习,在向西方诗歌体式学习的基础上对其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在向民歌学习的过程中予以文学化的借鉴,在向传统诗词学习的同时给予当代化的继承,体现了开放包容、勇于创新的艺术品格” [10]这点也成为近几年的雁翼研究关注的一个主题。王红升、郑欣欣的《雁翼对十四行诗的改造与创新》,王红升的《雁翼“长短句式诗歌”的古典美学意蕴》、《雁翼早期诗歌的艺术探求》、《论雁翼的三行诗及其艺术特色和典范意义》,郭红的《融化与新生——雁翼十四行诗体式分析》、《雁翼儿童文学叙事模式的个性化探索》等多篇文章对雁翼在诗歌创作过程中的探索与创新进行了分析、研究,肯定了这种尝试对丰富当代诗歌表现形式的意义。这些文章以新的切入点对雁翼诗歌进行研究,并把雁翼作品研究与雁翼影响研究相结合,从而使雁翼研究向纵深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