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相关文章 » 正文

雁翼研究的双重意义


发布时间: 2017-04-26 13:46:2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雁翼研究的双重意义
斯 原
 
雁翼研究具有多方面意义。就历史角度而言,突出的有雁翼作为著名作家诗人其个人成长史研究的意义,和他所经历的那段时间文学发展史研究的意义。这两个方面往往是交错在一起的,具有重合性质,这就是拙文所谓“双重”的含义所在。
其一,雁翼的个人成长史历来为人们所关注,因为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从一个小八路变成一位大诗人,从一个只读过1年多小学的农民儿子成长为出版过70多部文艺作品、具有世界影响的著名作家。面对这一奇迹人们自然会问: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成功的诀窍是什么?雁翼研究应当也完全能够回答这一问题。正像其他许多作家研究已经回答的那样,这涉及到作家与时代,作家与生活,作家自身成长的环境、机遇、天分和主观的热爱与努力等等,不过雁翼研究所回答的带有其鲜明的特色罢了。这一研究对于我们树立、增强、坚持正确的文学观念,培养文学新人,发展繁荣文学事业的作用,以及对于广大文学工作者和爱好者的示范、启发作用都是不言自明的。
关于雁翼个人成长史研究意义的想法,来自于我本人的亲身经历。我从50年代末期开始阅读他的作品,被深深吸引和感染。60年代初当兵以后刚好考入位于重庆的解放军通信学院,就想找机会去拜望他。文革爆发后机会来了,当时军校也参加文革,也可以串联。有一天,准确说是1966年12月2日,我和另外一位也是文学爱好者的战友来到重庆市文联,要采访雁翼。雁翼家在这里,但人是四川省文联的,那时不在重庆,我们不无遗憾。但很荣幸地见到了雁翼的夫人徐静女士。由于文联内部斗争很激烈,徐老师开始很谨慎,当听说我们很喜欢雁翼和他的作品以后,自如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工作情况,谈了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当然也谈到雁翼和他的作品。但对于雁翼的崇拜只能默默藏在心中,他正处于被批判地位,是所谓的“三名三高”,雁翼研究根本不可能。现在我们重新开展的的研究带有补课性质。
其二,雁翼在文学道路上的成长史几乎与中国当代文学(1949——今)发展史同步。他1947年开始诗歌创作,1949年起发表作品,文学活动一直持续到2009年逝世前夕,亲身经历了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各个重要阶段、重大事件,既收获过无比欢欣和幸福,也遭受过非人的摧残和折磨。他是一面镜子,映照着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图景,这个图景如果用一条曲线表示的话,大体上是一个正弦波:开始总体积极向上,接着向下,到文革时期跌至最低谷,后来重新向上发展。对这一图景的研究,由于种种原因开展的还很不够。而其经验教训,不但对我国,而且对所有共产党执政国家(包括我国情况与之差可相似的前苏联),其马克思主义文艺运动的开展都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对雁翼这面镜子的研究,可以使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尊重和把握文学发展的特殊规律,贯彻执行党的有关方针政策,推动文学事业的发展。
关于通过雁翼研究的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意义的想法,来自于对郭久麟不久前出版的《雁翼传》的阅读。该传记述了雁翼一生的3个阶段,即全国解放前、建国后到雁翼退休、退休后,其中按桑逢康序言所说“写得最好”“所占篇幅甚多,描写也很充分,很细腻”的部分是雁翼在文革时期的经历和遭遇。后来我为该书写了一篇评论,把它定位为《一部难得的文革教辅读物》,根据就是《雁翼传》通过具体描写传主在文革期间的遭遇,以及在他周围发生的和他耳闻目睹的种种乱象,比如文艺界许多人,既斗人也被人斗,相斗双方有的都被关进监狱等纷扰状态,形象而生动地展示了文革的内乱实质。这是我们的沉痛教训,研究得好也会成为我们的重要资源。当然作这样研究的作家、诗人很多,和第一方面研究的意义一样,雁翼研究所回答的会涉及到文学与政治、作家与政策等待问题,并有自己的特色。
以上两种研究是相辅相成的。我们既可以从雁翼个人文学成长史的研究中发现,个人成长对外部条件——包括时代,生活,环境,文学方针、政策等氛围的依赖关系;也可以从文学发展史的研究中窥见,发现、培养、选拔、保护文学人才的极端重要性,以及作为个体劳动的文学工作者个人天分、才华、能力、追求对于文学事业的极端重要性。这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不同侧面:从个人上升到历史和从历史推演到个人。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的精神,对这两方面的研究,对于处理好文艺与人民、文艺与时代、文艺与个人、个人与组织的关系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邯郸是我的家乡。我为邯郸产生了雁翼这样的大诗人感到骄傲。我为河北省雁翼研究会常设在邯郸学院感到自豪。我相信,因为有了雁翼,因为有了邯郸学院和雁翼研究会,邯郸,邯郸人身上一定会具有更加浓郁更加纯美的诗意。
                  本文系“第二届全国雁翼学术研讨会”提交论文
作者简介:斯原,真名师运山,男,邯郸市丛台区人。任教于解放军重庆通信学院,讲授诗学、影视学等课程,大校军衔,已退休。现为重庆市《银河系》诗刊副主编,重庆师范大学海峡两岸诗歌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