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诗人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


发布时间: 2017-04-21 13:40:5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诗人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
杨德春
                     
雁翼(1927-2009),原名颜鸿林,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人。诗人,峨眉电影制片厂专业编剧,1942 年参加八路军,1949 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曾任《星星》诗刊、《四川文学》
主编,撰写出版《大巴山的早晨》《在云彩上面》《黑山之歌》《江海行》《南国的树》等 20 多部诗集和《十月风云》《元帅与士兵》等电影文学剧本。雁翼生活在中国的中原大地,他自然要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每一个中国人对于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和取舍不同,从而形成各自的基本思想、性格和心理。
研究了解雁翼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是个难题,因为雁翼在其作品中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发表了大量看法,而且相当庞杂、零碎,有时自相矛盾。那么,如何来研究雁翼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呢?笔者认为,不能仅仅在雁翼作品中打转转,而是应该跳出来,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即先通过研究雁翼作品观点形成的根源是什么,然后再来研究雁翼在作品中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所发表的大量看法,就可以比较准确地总结出带有规律性的结论了。
雁翼《我与儿童文学》云:
我于一九二七年旧历五月十一日午时,诞生在卫河(老名叫运粮河)西岸一个下中农家里,这地方原属山东,文化大革命前夕划入河北———馆陶县颜家窝头村。[1]130
雁翼《创作前的准备》云:
大约到了一九四九年初,淮海战役结束之后,准备渡江作战的时候(那时我在医院做政治工作),才第一次敢把自己的习作拿给战友们看,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油印小报《修养》上发表作品。也正是这组描写伤病员生活的小诗,促使我产生事业心:计划在今后的岁月里,专门从事文学创作。[1]128
雁翼从出生到雁翼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活动,他基本上生活在邯郸地区,即以其家乡馆陶为中心的晋冀鲁豫地区。雁翼第一次公开发表作品是在 1949 年,时 22 周岁,笔者认为,雁翼成为作家的基本素质在其22 周岁时已经基本形成,1949 年以后的学习和经历虽然对于他的创作活动有影响,但是影响不大。
基于以上思路,雁翼 22 周岁以前所受到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的情况就值得深入研究,因为这实际上决定了雁翼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看法。
邯郸学院收藏了一批主要来源于山西、河北、山东和河南四省,即晋冀鲁豫地区的民间文献,其时间跨度从明末一直延续到 20 世纪 70 年代,总数量有10 万件左右,是研究明清以来晋冀鲁豫地区社会历史变迁的珍贵资料,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
邢吉国《太行革命根据地(河北部分)区划沿革》云:“邯郸战役胜利后,为了适应新的斗争环境,加强领导,搞好太行根据地的建设工作,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决定,结束对太行区的直辖,于是太行行署于 1946年11月20日正式在涉县成立。”
笔者认为,既然这批文书的实际来源地主要是太行山区的邢台、昔阳、武安、平顺、涉县等地,按照以文书来源地的自然地理单元或政区单元来命名的学术命名惯例,这批文书理应是太行地区而不是太行山,所以,这批文书应该命名为“太行文书”。更为重要的是主这批文献的来源地不仅仅是太行山区,还有河北、山西、山东和河南四省,所以以历史上的太行行政区的太行来命名较为合适和妥当。
“太行文书”有《杭州打药》和《吕祖普度词》。《杭州打药》实际上是《观音点化吕祖买药劝世文》的改编本或翻刻本,《观音点化吕祖买药劝世文》韵散结合,“医治”不孝父母、不敬祖先等“病症”。《吕祖普度词》全为韵文,劝行功德以证佛果。《观音点化吕祖买药劝世文》和《吕祖普度词》在旧社会流传极广,在太行文书中有《杭州打药》和《吕祖普度词》,就证明《观音点化吕祖买药劝世文》和《吕祖普度词》这样或这一类的文书在晋冀鲁豫地区也流传极广,民间流行的“三教合一”的所谓佛教观念主要是来自于《观音点化吕祖买药劝世文》和《吕祖普度词》这样或这一类的文书,而绝不会是来自于佛教寺庙。在太行文书中有《劝世七言》等文书的民间刻本,这种三言、七言等顺口溜对于民间歌谣有一定的影响。
雁翼《创作前的准备》云:
人与文学发生关系,大约都是在他认字之后,还不会看书的时候就开始了的。就是说,在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文学的时候就和文学交朋友了,我指的是口头文学。就我个人来说,是在三、四岁的时候,我听老奶奶(曾祖母)唱歌谣了……她成了我的第一个文学老师。现在回想起来,她唱的歌谣,内容是很广泛的,有吐诉个人愁苦、骂儿子们不孝顺的:“麻麻雀(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1]124-125
虽然雁翼的曾祖母曾经在佛教寺庙里当过尼姑,但是,以其文化水平要读佛经仍然是困难的,雁翼的曾祖母的思想和所唱歌谣还是来源于《观音点化吕祖买药劝世文》和《吕祖普度词》这一类文书,而绝不会是来自于佛教寺庙。雁翼通过听他的第一位文学老师——曾祖母所唱的歌谣,间接受到了民间流行的“三教合一”的所谓佛教观念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正因为其潜移默化,所以,也是深入骨髓的。《劝世七言》等文书的这种三言、七言等顺口溜对于雁翼的曾祖母是有影响的,也间接影响了雁翼以后的诗歌创作。
雁翼《我与儿童文学》云:
如果念书的孩子欺负了我们不念书的某一个孩子,一定设法打一架。幸好,不久来了一个好老师,他叫许福有(现在叫许旭,在河北省军区当副司令),来到我们村办短期小学。[1]131
雁翼在村里的短期小学学了 13 个月,一般上午干活,下午上学,从雁翼的回忆中没有这种短期小学的具体记载,但是,在村里的短期小学学习经历对于雁翼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这种短期小学与中华民国北洋政府和南京政府的教育制度是不同的,是一些进步或先进知识分子普及基础教育的一种尝试,后来这种短期小学的经验被晋冀鲁豫解放区所继承和发展。现在,“太行文书”有许多识字课本和扫盲课本,这些识字课本和扫盲课本的上源就是雁翼读过的这种短期小学的课本或讲义。
“太行文书”中的《新刻弦子腔刘二姐上庙》《新刻弦子腔二青头骚皮》,均为兴文阁梓行,这种民间刊刻的唱本,数量、种类繁多,“太行文书”中所收藏的仅占极少数,在民间这种刊刻的唱本流传极广,在区域民间文化中起着主导作用。
雁翼《创作前的准备》云:
张名斗在我们那一片是很出名的,我至少听过他上百回的坠子书,从水浒故事,三国故事,包公的故事直到杨家将的故事。我参加八路军之后,为了工作的需要,还专门找他学过几个段子,比如《贫女泪》、《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等。[1]125
上面讲的是“听文学”,下面再说说“看”。我通过眼睛和文学发生关系,主要是参加八路军以后的事。以前也看过几回戏,那是家乡的“腊花”和“四股弦”木偶,印象深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参加革命后,经过一定的文化学习,从看戏发展到看书……这一段时间,看得最多的是民间石印的唱本,什么《金鞭记》《六月雪》《忠烈传》等。[1]125-126
雁翼《作家的童年》写道:
过年那几天在本村唱,群众最爱看的是他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我至今还记得他的一些唱词。腊花,是一种秧歌戏,全村的人都会唱,都会扭,年轻人差不多全参加,我最爱看的是《拾棉33花》《小寡妇上坟》。[3]22
雁翼所读的民间石印的唱本,如《金鞭记》《六月雪》《忠烈传》等;雁翼所听的唱词,如《梁山伯与祝英台》;雁翼所看的腊花等秧歌戏、“四股弦”木偶戏;雁翼所学的坠子书等;都是来源于与太行文书中的《新刻弦子腔刘二姐上庙》《新刻弦子腔二青头骚皮》同一来源的民间刊刻的唱本。从“太行文书”中的《新刻弦子腔刘二姐上庙》《新刻弦子腔二青头骚皮》的青头、骚皮等词语来看,不是邯郸的方言,也不是河北、山东的方言,笔者认为都是来源于昆曲和徽班戏曲,因此“太行文书”中的《新刻弦子腔刘二姐上庙》《新刻弦子腔二青头骚皮》当是改编自昆曲和徽班戏曲,即雁翼所读的民间石印的唱本。
另外,雁翼《诗与戏剧》云:“认真说起来,我的喜爱诗,也是戏剧引起的。当然,不是唯一的。还有民歌,还有坠子书,还有……”[1]35民间戏剧及雁翼所读过的民间石印的唱本不仅使雁翼走上了诗歌创作的道路,而且对于他走上戏剧创作道路有重大作用,对于他的基本思想、性格、心理的形成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看法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雁翼《我的读书生活》云:“对于中国的文学作品,读过了全部古典小说之后,我觉得文学性最高的是《红楼梦》《老残游记》和《聊斋志异》。”[1]331有一些中国古典小说现在只有抄本今尚未刊行。
有一些中国古典小说,由于种种原因就是从事专业研究的学者也没有看过。著名学者吴晓铃《〈金瓶梅〉的艺术特点》云:“我们在六十年代写了一部三卷本的中国文学史,但当时的一代,即使研究小说的,也没有看到过这部作品。”[4]413
雁翼“读过了全部古典小说之后”如何如何,口气太大,他不可能读完了中国全部的古典小说,笔者不认为这是雁翼的一个谎言,这是雁翼没有注意及时使用限定词的一个小小的语言失误,“读过了全部古典小说之后”这句话在《雁翼选集·文论卷》再版时应当修改为“读过了全部常见的古典小说之后”。雁翼认为文学性最高的是《红楼梦》《老残游记》和《聊斋志异》。这一看法与学术界的一般看法基本上一致。
雁翼《我的读书生活》云:
我出外生活身边常带的书中有一部《词综》,我觉得它是学习语言技巧很好的一部书。“诗经”;“楚辞”是需要读的,但语言和我们隔的太远,不如读“汉诗”收获大。“唐诗”在艺术上是相当成熟了,然而在学习语言技巧上不如宋词、元曲小令和竹枝词。这些诗歌形式里比较活泼,最能发挥中国方块字的特长,比如“剪不断,理还乱”,一个“剪”字和一个“理”字把李后主的全部复杂感情写活了。“绿肥红瘦”,一“肥”一“瘦”两字点出了活灵灵的花态和人情。[1]332
关于雁翼对中国古典诗歌的看法比较复杂。一方面,雁翼反对向民歌学习,在中国古典诗歌中民歌占相当大的比重,即古代民歌是中国古典诗歌的组成部分;另一方面,雁翼作品中明显有受民歌影响的痕迹。
对于中国古典诗歌的形式,雁翼表面上是反对的,但是,在某些内容和形式上他又有所继承,这在他的叙事诗和《雁翼新词》中都可以看出来。
雁翼《我的读书生活》云:
“文化大革命”中间偷偷读了一些杂书,什么地质史、土壤学、人种学、植物学等等,现在想来对自己的写作都有好处。难忘的是在成都监狱里,一个过路犯人留给我一册《尚书》,才知道许多事情早在春秋战国之前就有了。更有趣的是读到了其中的一篇《禹贡》,才知道《徐霞客游记》并不是第一本考察中国地理的书。[1]333
全国胜利以后,我的读书生活又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由于搞文学写作,读书有了计划性。中国的书,基本上是按照郑振铎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俗文学史》和刘绶松先生的《现代文学史》的排列次序来读的。而对于外国的书,则侧重于人,就是尽量地把一个作家的全部作品(包括他的传记)都找来读(对于中国某些作家的作品也是这样读的)。[1]330
郑振铎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第二十二章“北朝的文学”即介绍了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和郦道元的《水经注》[5]253-254,郑振铎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第三章“最古的记载”即提到《禹贡》[5]27-32,如果雁翼真的认真读过郑振铎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的话,就不会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还认为《徐霞客游记》是第一本考察中国地理的书。可见,建国以后,雁翼确实读了一些书,但是,这些书对于雁翼的影响不大,或曰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
现在再来看雁翼最重要的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看法的著作《雁翼说古》。一般认为《雁翼说古》内容比34较驳杂,但笔者认为从《雁翼说古》就可以总结出带有规律性的结论。
由于雁翼成为作家的基本素质在其 22 周岁的1949 年已经基本形成,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主要来源于晋冀鲁豫地区的民间文化和文献,其中唱本起了重要作用,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首先是民间的实用主义的看法,雁翼在《序与目录的混成》介绍《雁翼说古》:“年过花甲之后,因为知道生前的道路不长了,总是爱回头审视来路,不仅审视自己的,审视民族的,但目的还是为了明天的路变得少一些坎坷,少一些陷阱,子孙变得聪明一些……”[6]7这是雁翼说古的核心价值取向,即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民间的实用主义的看法。
《雁翼说古》写道:“所以才起了这么一个书名,意思是说这些古人古事是雁翼说的而雁翼不是历史学家,而只是一个诗人。”[7]2笔者发现《雁翼说古》的戏说意味是很浓的,这种民间戏说的意味从方方面面体现出来,即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戏说的看法。
“历史书籍是我最爱读的图书之一,不仅读历史教科书以及《史记》《汉书》《唐史》等所谓正史,也读笔记、传说、杂记、野史等等以及省志、县志。”[7]1正史中没有什么《唐史》,有《旧唐书》《新唐书》,这也可以间接看出雁翼的历史知识不是来源于正史。细细玩味《雁翼说古》,就会发现《雁翼说古》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具有传奇性或曰传奇意味,大多有奇谈怪论之嫌,读罢又感觉似乎有一定道理,此即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猎奇看法。
细细玩味《雁翼说古》,就会发现《雁翼说古》具有浓厚的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思想,对于儒家思想一般采取批评态度,但是,又似乎并不完全反对,对于释、道亦然,此即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看法。
另外,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存在一些前后矛盾的情况,这可以用雁翼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实用主义来加以弥缝。
 
参考文献:
[1]雁翼.雁翼选集·文论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
[2]邢吉国.太行革命根据地(河北部分)区划沿革[J].档案天地,2003(增刊):23-24.
[3]雁.作家的童年[M].天津:新蕾出版社,1982.
[4] 中国文化书院讲演录编委会.中国传统文化[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8.
[5]郑振铎.郑振铎全集:第八卷[M].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98.
[6]雁.雁翼选集·小说散文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
[7]雁.雁翼说古[M].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2000.
 
 
本文原刊于《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5年6月25日
 
作者简介:杨德春(1968-),男,河北遵化人,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