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论雁翼的三行诗及其艺术特色和典范意义


发布时间: 2017-04-21 13:41:4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论雁翼的三行诗及其艺术特色和典范意义
王红升
 
在当代诗坛,雁翼的“不安分”是公认的,他的创作思维、创作理念、创作模式、创作题材、创作方法、文学活动广泛而富于变化,在诗歌体式上更是如此。考察雁翼60年的创作生涯,不论是在他成名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是在他焕发第二次创作青春的改革开放时期,他对诗歌体式的探索始终没有停歇过。进入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他在诗歌创作实践中尝试并创造了一种崭新的诗体——三行诗。他的三行诗是不断突破自我、自觉创新的产物,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对其他诗人的创作起到了积极的启发和示范作用。
重庆著名诗人、评论家邹雨林在其微型诗书简文论集《诗路雁语》中指出:“共和国建国以来,在诗歌形式的实验方面,郭小川和雁翼是我敬重的两位诗人,他们在几十年的诗歌创作中求新求变,不断探索,不愧是追求现代诗歌完美的勇敢开拓者。”①在这里,邹雨林充分肯定了雁翼在新中国诗歌体式上的探索成就和重要作用。关于这一点,雁翼自己也曾说过:“形式是表现力强弱的集中反映,寻找形式就是寻找表现力。但同时形式也限制着表现力。诗人,总是在限制和反限制中施展自己的才能。”②三行诗就是进入新时期以后雁翼这种突破自我、不断创新精神的一个最好注脚。
雁翼的三行诗,大量创作和成熟于“文革”结束以后,一直延续到21世纪初。和当时许多复出的诗人一样,进入新时期的雁翼,诗歌创作如鱼得水。他不仅在诗歌取材上尽情舒张,开合有度,而且以与其年龄似乎不相称的活跃的思维、大胆的思考、火热的激情,致力于诗体创新,在诗歌的自由王国里恣肆徜徉。进入八十年代,由于对当时诗坛流行的各种“主义”的不满,雁翼用自己的“创作实践抵抗诗坛的不良倾向,在大河奔流中设置一种节制一种跳跃”③,由此直接创造出了三行诗这样一种此前从未有过的崭新诗体,他也因之获得了“中国三行诗之父”的美誉。
关于三行诗的缘起,雁翼曾经这样表示:“三行诗这种形式,前两年就开始摸索,开始使用,但那只是一种试验,想从写作实践中摸索它感情空间的设置,语言节奏的组织,意象和韵律之间的关系等等。……三行诗这种形式,似乎合拍于我感情的大起大落,由于它的跳跃性比较强,也可以节省许多文字。”④由此可见,雁翼之所以创作三行诗,一是他对当时诗坛现状不满进而在诗体上创新的结果;二是适应时代和社会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文学形式日益精短化的产物(雁翼指出:“诗歌的语言句式和体形向着凝重而短小发展,这不仅表现着诗人们技巧的成熟,更表现着读者的要求,因为社会生活的节奏将越来越紧张,哪有时间和精力默思你的诗和猜你诗句中的谜呢?”⑤);三也与雁翼不断突破自己、勇于创新的性格有关(雁翼强调:“任何一个诗人,他的一生很少只用一种形式工作。我认为,一个诗人总是不断地寻找有利于表现他自己思想感情的那种形式。如果世界上还没有那种‘形式’,他自己可以创造。……人创造着诗,同时也创造着诗的形式。……我是个主张新形式的摸索者”⑥)。
雁翼的三行诗,主要特点是每节只有三行,一般一首诗不超过9节,且各节相对具有一定的独立性。雁翼的三行诗数量很多,从出版的各个诗集看,至少应在204首以上,其中《故乡三行诗》收录79首,《雁翼选集•诗歌卷》收录85首(其中14首曾收录于《故乡三行诗》,)《爱的旗帜》收录56首(其中2首曾收录于《雁翼选集•诗歌卷》)。如果加上那些零散发表的诗作,三行诗的数量无疑会更多。
要确切地找出雁翼写作时间最早的一首三行诗,同样不容易,因为他的许多三行诗并没有标明写作时间。从现有资料看,最早的一首创作于1979年9月,名为《夜的影》,内容是歌颂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国家的发展;最晚的一首,应是2006年10月20日的《梦里的英雄》,这是一首政治题材的诗歌,表达了反对战争、期盼和平的思想。
总的来看,雁翼三行诗的艺术特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在保持思维连续性的同时注重增强语言的跳跃性,尽力扩大诗歌的容量,力求达到言简意丰的效果。
高尔基指出,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文学作品就是一个以各种语言手段建构起来的意义世界,对文学的最高形式诗歌而言,语言问题更是它要注意并且必须处理好的一个基本问题。林庚曾就诗歌与语言的关系做过精辟论述:“(诗歌)作为最单纯的语言艺术,除了凭藉于语言外别无长物。”⑦事实上,语言问题是雁翼在几十年的诗歌创作中始终关注和思考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在创作三行诗的过程中,他更是把语言问题看得非常重要,努力达到言简意丰的效果。他在写给重庆著名诗人、评论家邹雨林的信中谈到三行诗等微型诗时说过:“形微而心不微,情不微,这需要诗人对语言挑选、提炼和创造!”⑧而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方法就是增强语言的跳跃性。他说:“三行诗这样一种形式,如我的感情节奏一样,电影镜头般跳来跳去。”⑨的确,就像创作电影剧本中的某些镜头一样,雁翼的三行诗,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跳跃性极强。跳跃性本来就是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而这一特点在雁翼的三行诗中体现得尤为突出。仔细分析,这也是有其道理的。诗歌的形式和内容不可分割,对于雁翼的三行诗来说,由于节与节之间保持相对的独立性,而每节只有短之又短的三行,表现内容自然会大大受到限制。为尽量表达更为丰富的语义,在保持思维连续性的同时,突出强调并注重增强语言的跳跃性自然成为最佳的办法,从而也使得“三行诗”这一诗体在本意上更像纯粹意义上的诗歌。
以《影的三行诗》为例,雁翼并没有把他想要叙述和表现的事物严格按照语法规则的要求详细表达出来,而是凭借他多年的语言文字功底,尽量地简洁和凝练语言,把语义中的关键词找出来,大胆地进行排列组合。由于这样一种跳跃性十分合理,紧紧围绕主题展开,因而在保持思维连续性的同时,很好地展示了作品的艺术魅力。
第二,在相对自由中追求韵律的大体齐整,力求在自由与格律之间达到一种相对的平衡。
“五四”以来,新体自由诗突破了中国古典诗歌平仄、对仗、押韵等格律方面的束缚,表达的空间更大,表现的领域更为广阔,自由度大为增加。然而,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古典诗歌那种上口、易记、抑扬顿挫、便于流传的特点也逐渐被淹没在新诗的“自由”国度里,这也是历经近百年时间,很少有自由体诗歌被普通民众记忆和传诵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于从小受到古典戏曲唱词和歌谣的影响(雁翼曾在《我的第一个文学老师》等文章中说过,他幼年和童年时,老奶奶经常给他唱一些唱词和歌谣,这就是他最早学的诗,而这些唱词和歌谣基本上都是押韵的⑩),雁翼从创作之初开始,就始终注意诗歌的韵律问题。他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新诗,不论是叙事诗、抒情诗,还是其他诗歌,都比较注重音韵的和谐(因此有人说雁翼早期的诗歌多数都是格律诗),八十年代以后的一些诗歌仍然保持了这一特点,整体上讲究押韵,节奏上也较为匀整。就他的三行诗来说,在相对自由中追求韵律的大体齐整,力求在自由与格律之间达到一种相对的平衡。这样,既可以保持一定的自由度,又不至于破坏了诗歌的韵味。
以《影的三行诗》为例,全诗五节,每节最后一个字分别是越、脱、我、躲、乐,大体押韵,每节内部基本不押韵,却尽量做到节奏的大体一致和内部声韵的基本和谐。如第一节第一行:“背影而行,脚步匆匆”,明显分为两个2部分,每部分均为22格式,“行”与“匆”押韵。
其他的许多三行诗,如《炊烟的召唤》、《长久的别离之后》、《馆陶古城》、《古朴的背景上》、《故乡归思》、《影子》、《语言的困惑》、《西柏林机场》、《梦走莫斯科》、《鸟影》、《法庭笑话》、《马尼拉偶感》、《悉尼歌舞院》、《大英博物馆之思》、《剑桥留语》等,押韵情况也基本如此。这样的形式,既保证了每节具有较大的自由度,又借鉴了古典诗词的长处,使全诗整体上具有一定的韵律感,提高了诗歌的听觉效果,上口、易记,便于传播。
第三,在充分表达作者主观感情的基础上重视意象的选择与运用,强调意象的代表性、典型性、深刻性。
意象作为中国古典诗歌的一个重要词汇,是文艺作品通过形象描写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因之这种本来属于客观存在的事物或形象就被作者人为地赋予了主观化的感情色彩。一般来说,相对于长篇诗歌,短诗意象的选择和把握往往对诗人自身水平与写作能力的要求更高,需要诗人耗费更大的时间和精力。雁翼的三行诗在表达主观情感的同时,十分注重意象的选择和运用。
花鸟、树木、土地、海浪这些大自然的客体,曾被古今中外无数诗人运用于诗歌创作中。同样,它们也经常出现在的雁翼的三行诗里。以“花”为例,在其三行诗中,“花”这种意象具有很强的典型性。“三万六千五百个日夜/有多少花朵/在战火中毁灭”(《战火与花朵》),在这首反对战争、期盼和平的诗作里,“花朵”是孩子的象征、和平的象征、美好心灵的象征,也可以说是一切美好事物的代名词。而在“巴金老师走了/不是花朵的凋谢/而是肥美的种子落进沃土”(《巴金老师没有走》)这几句诗里,“花朵”则代表了巴金这位老一辈文学家贡献毕生心血、为青年文学人才的进步和国家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而诲人不倦的精神。再看“你给别人和善/别人才会用鲜花/替换刀剑”(《美国之旅》),这里的“鲜花”则是雁翼对人与人、国家与国家、文明与文明之间用心、和善、真诚沟通的呐喊。“花”这一意象在雁翼三行诗中俯首可拾,诗人从“花”着眼,用自己思辨的理性思维对我们这个世界作出思考和评判,给予我们心灵的震撼是强烈的,是极具冲击力的。
雁翼还十分注重意象的深刻性。在《枣树啊,枣树》中,全诗的成功主要是建立在“枣树”这个意象上。枣树作为北方常见的树种,木质坚硬,生命力顽强,不怕生吹雨打,不惧雷电霜寒,这些特点都与北方的农民有众多的相似之处。因而,在作者笔下,枣树就成为了北方农民坚强不屈精神的象征。作者所要表达的对农民的赞颂讴歌之情通过枣树这一具体的事物体现出来,尽管全诗对枣树没有一处主观抒情的描写,也不加一句评语,但他对北方农村、北方农民那种坚毅执着的独特感受,融进了“枣树”这一具体的形象中,将主客观融为一体,使“枣树”这一纯粹客观的物象具有了很强的主观色彩,大大增强了全诗的凝炼、含蓄和韵味,加深了审美的愉悦。
邹雨林在河北邯郸召开的第一届雁翼学术研讨会上发言认为:“三行诗,或者别人写过,但没有谁能够像雁翼那样独树一帜、孜孜不倦地钻研与追求。……雁翼才是一行诗及微型诗的引路人和最早的探索先锋。”这可以说是对雁翼三行诗创作成就的客观公正的评价。的确,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运用三行诗这种形式进行创作的诗人不少,但仔细考察,最早有意识地采用这种诗体进行创作,并且数量多、水平高、影响大者,恐非雁翼莫属,雁翼堪称自觉大量创作三行诗的第一人。从这一角度引申开去,雁翼三行诗的典范意义,至少有两点不容抹杀。
第一,创造了一种崭新的体式,丰富拓宽了新时期诗歌的体式。进入新时期以来,诗歌界各种理论层出不穷,各种实验连续不断,其中诗体的创新是一个重要方面。雁翼使三行诗这种形式正式得到了诗坛的认可,他的三行诗与他其他的诗歌体式一起,以自己独有的形式加入到了诗歌创新的队伍中,丰富了新时期诗歌的体式,为新时期诗歌百花齐放的大花园奉献了一朵别致而精美的小花。
第二,对其他诗人具有重要的启发和示范意义。雁翼写作三行体诗歌、尤其是出版三行诗诗集以后,极大地影响和带动了一批诗人致力于三行诗和其他超短型诗歌的创作。客观上看,在雁翼之后,三行诗和其他超短型诗的创作如火如荼,这其中也许有其他因素,但与雁翼在三行诗创作方面的身体力行恐怕是分不开的。
丁芒在《当代诗词体式改革的几点思考》中曾论及区别于新、旧诗体这两种当代诗歌主流的“第三种”诗体的出现条件,认为“第三种”诗体可能会在目前两种诗体相互颉颃、扬弃的运动中产生,希望有志于此的诗人们能“自觉地促进两者的互相接近、交融,加速交会点的到来。”⑾仔细阅读和分析雁翼的三行诗,我们也许能够从中找到将来这“第三种”诗体的一些影子。
参考文献:
①邹雨林.诗路雁语[Z].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272页.
②雁翼.我故乡的三行诗.雁翼选集(文论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358页.
③雁翼.雁翼选集(诗歌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序与目录的混成9页.
④雁翼.我故乡的三行诗.雁翼选集(文论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357页.
⑤雁翼.答〈作家生活报〉记者问.雁翼选集(文论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217页.
⑥雁翼.答诗歌信箱.雁翼选集(文论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121-122页.
⑦林庚.新诗格律与语言的诗化[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2000:4页.
⑧雁翼.微型诗,生命的另一种灵光.见邹雨林.诗路雁语[Z].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52页.
⑨雁翼.我故乡的三行诗.雁翼选集(文论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357页.
⑩雁翼.我的第一个文学老师.作家的童年[M].天津:新蕾出版社,1982:22-28页.
⑾丁芒.当代诗词体式改革的几点思考[J].中华诗词学会通讯,2008年1期.
 
                             本文原载于《文艺理论与批评》2014年9月24日
 
 
作者简介:王红升,男,河北峰峰人,邯郸学院文史学院教授,河北省雁翼研究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