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雁翼作品 » 正文

雁翼自传(二)


发布时间: 2017-04-30 14:00:3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42  留在长寿的失败
有真理不一定就有胜利。有很多时候真理和权力是一对矛盾,当真理掌握在没有权力人的手里,往往要失败。
成都战役之后我带着几十名伤员坐船从成都双流机场转移到重庆下面的长寿县城,由于没有多少伤病员,所的建制基本撤销,一切工作由院直接处理,我被调到院政治处管宣传,但我从成都带回的伤病员仍由我负责。那些琐碎事就不说了,必须说的是两件情景而且是冤案。早在进军南路上,护士排的一个女看护员(名字忘记了,只记得她是山东临清人),就提出要求批准她离婚,我叫来她的班长询问,因为女人说女人方便一些,这才知道她丈夫(系红军干部)不仅打她拧她折磨她,更因为男方性无能,这才把她的要求信转呈给院政治处主任朱万林,而朱主任说现在正忙行军打仗,以后再说,因而就拖下来了。到了成都,又传出那位女看护和一个姓张的医助有性关系。我赶快把护士班女班长又找来,她说两人工作接触多,并且有同居的证据,我这才放下心来,要她转告那位女看护要小心。同时我找张医助,因是同乡我就直接转告他,要他小心再小心,因为女方正闹离婚,不要把问题闹复杂。到了长寿我接到那位女看护第二封要求离婚信,没有想到因这件事我和朱万林主任发生了争论,他不仅不同意离婚还要我严厉批评女方,我不接受这样的处理,我说我们的政策是婚姻自由,嫁一个不完全是男人的男人,而且还折磨她,女人要求离婚是合理的,合理的事我们怎么能反对呢。而朱主任却强调要照顾老红军干部,还要彻底调查女方的男女乱情,我说没有实据,“捉奸捉双嘛”,逼急了又会出事的。朱主任总算同意了暂时不批评女方,但离婚的事涉及一些关系,他和卫生部领导商量以后再说。那腔调使我想立刻跑开,因为发出那种腔调的意识是:我是领导,你是下级,谁听谁的?不多几日,发现女看护开小差偷跑了,这可让朱主任抓住了,把我痛批一顿之后,要我立即把那个张医助关起来,认定女方的偷跑和张医助有关,说不定是两人暗中说定,不立即把张关起来,说不定他也会开小差偷跑走。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我也只有叫警卫排赶快去执行。
使我悲哀的是,誓为打倒封建主义为己任的革命者,却在利用权力维护封建主义,而我这个革命者却因为位低权小无力保护受害者,更令我难受的是我又必须服从命令迫害他们,感情上实在通不过。因此,我走进禁闭室就把心里的火发在张医助身上大骂了他一通,而他却十分老实的承认了错误,说他和女方在成都双流就有关系了,因为他们都是痴情人是老乡,女方挨了丈夫的打向他哭诉,脱衣让他看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他很同情女方,就留她住了半夜。听了他的认错检查我更生气,就狠狠揍了他一拳:“你这是向死处害她,懂不懂!”
“我错了氏就认嘛。”
“你这一认,她就成了带罪偷逃,抓回来还了得。”
他惊呆在那里:“她……跑了?”
我的心却放松了许多,看来朱主任猜他们是双方商量好的偷跑不会是事实了,就出主意的说:“她的开小差,只是不满丈夫折磨而走,不一定去抓,你要承认了和她同居,她开小差的性质就变了,你不能害她。”
他抱头哭了:“我没有想那么多。”
“不承认错才能不是置上加罪!”
我向朱万林主任汇报了情况,他听了张医助吃惊女方开小差的表情,他也有些惊奥:“你认为他真的不知道?”